C罗去意已决。

  当一个球星明确表态要求离开,并且带着经纪人来和俱乐部谈判,意志坚决、姿态强硬时,俱乐部还在勉力挽留他,坚持“尊重合同”。

  在如今的职业体育世界里,这种俱乐部态度,反倒显得有些奇怪了。

  社会就是如此复杂。我们从小被教育着诚信守诺,我们也是如此对自己、对别人、对整个生存环境,提出类似的道德价值观要求。然而现实是如此的残酷,当冲突发生,潜在后果会有很大利益关联时,继续坚持诚信守诺的一方,反倒会是更吃亏的一方。

  曼联就陷在这样一个C罗泥坑里。就C罗要求转会离队一事,因为C罗和曼联还有一年合同,俱乐部的坚持,伦理上是正确的。

  只是这种正确的结果,会给曼联俱乐部带来更大的损失。

  于是道德价值观的判断,在利益取舍面前,往往会退让。

  目睹球队0-4惨败,C罗无可奈何。

  C罗既然提出要走,并且还在训练、比赛和更衣室行为中,成为了一个“a walking bad mood”(随时发作的坏脾气),曼联在这个夏窗放走他,说不上能获得多少利益,至少是止损行为吧。

  哪怕曼联俱乐部和主教练滕哈格,很长时间都坚持着不放C罗走的“正确立场”。

  但这个俱乐部已经成为了欧洲足坛的笑话,新赛季连续两轮的失败,尤其客场0比4惨败给布伦特福德,更让球场灾难成为了每周主题——曼联在联赛中,算上上赛季,已经是客场7连败。

  比失败成绩更糟糕的,是俱乐部从上至下的混乱,比赛过程的消极懈怠,以及人人喊打的公众舆论环境。

  《卫报》资深评论员、精研足球战术的乔纳桑·威尔逊,直接给出评判:“这支球队所有人都得替换掉!”

  类似网络喷子的宣泄,从威尔逊结合球队表现的技战术分析,如今看来却很有说服力。

  

  在这新赛季两连败开局前,C罗是话题漩涡和流量聚合的任务,故事渊源,来自他6月底向俱乐部提出转会要求。

  其时C罗给出的理由,是曼联新赛季没有欧冠资格。

  但这种说法缺乏说服力——曼联上赛季后半段,朗尼克带队已经一塌糊涂,大概在3月间基本可以判定曼联2022-2023赛季不会有欧冠机会,C罗拖到6月底才提出转会要求,欧冠只应该是原因之一。

  他的家庭生活遭遇到了挑战,年初夭折的新生儿,给全家都形成了很大打击,这是值得同情的,不过这和俱乐部的关联多大,难以识别。

  C罗和滕哈格(左一)貌合神离。

  37岁的年龄,C罗还在追逐着职业生涯最后的荣光——他还有国家队和卡塔尔世界杯的重任,所以继续占据舞台中心,从来都是C罗自己的职业坚持。

  曼联是一条沉船,上赛季后半段就可见端倪,C罗依旧是这个球队最重要的得分手,只是作为一个纯“射门员”,他在团队高压逼迫当中扮演的角色,已然微乎其微。

  甚至有统计显示,过去3个赛季,他是欧洲五大联赛所有前锋中,参与团队高压次数最少的球员……

  因此不论朗尼克还是滕哈格,C罗在曼联的战术适配性,都成问题。

  一年前的夏窗,C罗和经纪人门德斯的本意,是加盟前锋缺人的曼城,然而曼城最后关头稍有犹豫,耽误一个周末,被听到风声的老东家曼联截胡,这当中弗格森和索尔斯克亚都扮演了重要的说服者角色。

  C罗回归,很多人还期待C罗能成为更衣室领袖,成为年轻球员效仿的榜样,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:

  球队成绩下滑时,他是先跳出来指责年轻人的那一个。

  

  滕哈格在曼联早早到位,不断对C罗递出橄榄枝,确保他是球队新阵容重要组成,即便大多数人都怀疑C罗能否适应滕哈格的团队高压打法。

  可是季前准备期,C罗因为“家庭原因”,完全不参加曼联的海外行,夏训也只赶上最后10天的尾巴,还有了热身赛对巴列卡诺半场走人的糟糕表现……

  这是对团队氛围非常坏的举止,也是滕哈格必须要严肃队风队纪的机会,但滕哈格再次退让。

  主教练和管理层,表面上几乎是以无原则的方式,来强留C罗。

  现在,欧冠各大豪门都对C罗兴趣不大,转会选项越来越少——僵局由此形成,C罗的脾气也越来越坏……

  他肯定会跳离这艘沉船,37岁的C罗,是不会有耐心来参与重建的。心神皆疲的曼联球迷,或许也不会对他有更多期待。

作者 tb888akk1